當前位置: 首頁  農大新聞
【學習強國】真菌學家趙震宇91歲仍撲在科研上
發布日期:2019-08-01  來源:新疆頭條   作者:趙梅 瀏覽次數:771



  新疆頭條訊(文/圖 記者 趙梅)65年前,26歲的趙震宇大學畢業后,被分配到新疆農業大學農學院,開始了他的執教生涯,并和“真菌”結緣。

  在前30年的執教生涯中,他編寫教材,研究真菌,帶著學生在新疆各個角落做調研、采集標本,沒有休過一個暑假。

  退休了,他依舊放不下對“真菌”教研的熱愛,得知學校缺乏碩士生導師,他向學校提出義務培養研究生的請求,再次回到講堂。

  3年前,腿疾嚴重的他被學校勸下講堂后,仍然駕駛電動助力車往返于家和學校,指導著學校真菌科研工作。

  91歲的趙震宇早已是國內知名的真菌學家、植物病蟲害專家,他停不下真菌研究,每次接到農學院電話通知,都會駕駛電動助力車準時準點趕到學院,參與科研指導工作。


  1982年,趙震宇帶著學生在林區調查病蟲害


  1983年,他在真菌實驗室工作的場景


  1974年,他在伊犁鞏留地區工作留影


       65年前,他來疆投身“真菌”教學

  65年前,畢業于華中農業大學植物病蟲害專業的趙震宇,被分配到新疆農業大學農學院任教時,對教師職業并沒有太多的認識。“只是覺得小時候連飯都吃不飽,現在生活好了,還有一份安定的工作,一定要努力,好好珍惜這份工作。”趙震宇說。

  那會兒,新疆農業大學農學院剛成立不久,教學沒有通用教材,實驗也沒有標本,實驗設備也很匱乏。趙震宇和其他幾位老師就借鑒國外教材,結合國內植物病害研究資料,編寫教材。實驗課缺乏解剖針、解剖刀等設備,他們就用繡花針插在筷子上或刮胡刀片代替。

  后來,學院要求他們結合新疆本地情況編寫教材,趙震宇又帶著學生深入新疆農區、林區和荒漠,采集標本,摸底調研本地植物病理學的情況。

  在前30年的教學生涯中,他沒有休過一個暑假,帶著學生跑遍了天山、阿爾泰山、巴爾魯克山等地林區,還數次走進準噶爾盆地、塔里木盆地等地。


  2000年,退休以后的趙震宇在野外做調查


  2009年,81歲的趙震宇仍帶著學生在野外采集標本


       75歲重返課堂指導研究生

  1988年,60歲的趙震宇到了退休年齡,但校內教研任務繁重,校方返聘把他留在了工作崗位上。他說:“我58歲才入黨,還沒在工作中發揮共產黨員的帶頭作用呢,怎么能退下來。”

  1997年,趙震宇69歲了,此時的他已經出版了《中國真菌志》、《新疆白粉菌志》等14部專著,并獲得了國家級、自治區級多項科技類大獎。他本想賦閑在家,好好整理一下教學幾十年來的科研資料。然而,休息不到半年又就被蘭州大學聘為教授,去教真菌分類學課程。

  2003年,聽說新疆農業大學缺碩士生導師,他辭去蘭州大學教授職務,婉拒校方挽留回到了新疆。 “我能成長為一名真菌分類學工作者,離不開學院的培養和支持,學校現在有了困難,我自然要回來。”他說。

  75歲的他向學校提出義務培養研究生的請求。他又回到農學院課堂,每周義務承擔1至4節教學課程,還要指導研究生進行實驗操作和課題研究。

  “老師治學嚴謹,忘我奉獻,深深影響著我們。”新疆農業大學農學院副院長(掛職)胡白石說,他在讀研究生時曾師從趙震宇,退休以后,因為有腿疾,老師上課只能拄著拐杖,但是仍然經常帶我們外出調研采集標本,對新疆林木病害類型、分布情況了如指掌。”


  91歲的趙震宇依舊在參與學校科研指導工作


  趙震宇出版了《中國真菌志》等14部專著、《新疆林木病害識別手冊》等6本口袋書


       服務人民是人生的價值

  上課之余,趙震宇一直在琢磨,怎樣把幾十年來的真菌研究繼續傳遞下去,更好地服務于人。聽說基層植保人員和技術人員很需要有圖片、有說明的各種農作物病害小冊子,他就和其他院校研究人員和單位合作,陸續編寫了《草類植物病害診斷手冊》、《新疆林木病害識別手冊》等6本能隨身攜帶的“口袋書”。

  三年前,他腿疾加重被學校勸下講臺后,又開始琢磨建專業網站的事情。“我想把這幾十年來調研的植物病害病原資料和真菌資料,全部編輯整理出來上傳網站,方便更多人參考使用。”趙震宇說。


編輯:萬婷  審核人:趙曉露
江西时时历史号